歷 史 虧 待 曹 操

從 本 質 上 來 說 , 孫 權 , 劉 備 和 曹 操 并 沒 有 不 同 , 不 過 是 勝 者 為 王 , 敗 者 為 寇 而 已 。 然 而 獨 獨 曹 操 遺 臭 萬 年 , 只 是 因 為 曹 操 玩 弄 了 一 次 挾 天 子 以 令 諸 侯 的 把 戲 , 那 未 免 太 冤 枉 了 。

曹 操 的 確 利 用 過 漢 獻 帝 , 這 是 事 實 。 但 如 果 說 他 的 天 下 是 從 姓 劉 的 手 中 篡 過 來 的 , 那 就 有 些 不 合 事 實 。 因 為 當 曹 操 冒 起 在 歷 史 舞 台 上 的 時 候 , 黃 巾 之 亂 及 強 豪 董 卓 早 已 粉 碎 了 東 漢 王 朝 的 天 下 , 當 時 的 漢 獻 帝 除 了 一 件 襤 鱸 的 皇 袍 以 外 什 么 也 沒 有 了 。 像 這 樣 一 個 皇 帝 還 能 從 他 手 里 篡 到 什 么 ? 曹 操 的 天 下 , 是 自 己 打 出 來 的 , 不 是 從 姓 劉 的 手 里 接 收 過 來 的 。 假 如 曹 操 痛 痛 快 快 地 披 上 皇 袍 , 誰 能 說 他 不 是 太 祖 高 皇 帝 ? 就 是 因 為 他 把 皇 袍 當 作 襯 衣 穿 在 里 面 , 反 而 被 人 抹 上 了 一 臉 白 粉 。

退 一 步 說 , 就 算 曹 操 的 天 下 是 篡 姓 劉 的 , 又 犯 了 什 么 法 呢 ? 難 道 在 楚 漢 戰 爭 中 宣 布 的 先 入 關 中 者 王 之 的 約 言 , 對 曹 操 還 有 法 律 的 效 力 ? 難 道 姓 劉 的 應 該 永 遠 做 中 國 的 皇 帝 ? 如 果 說 想 作 皇 帝 的 便 是 奸 臣 , 那 三 國 戲 中 的 粉 臉 就 太 多 了 。 當 時 大 大 小 小 的 擁 有 武 裝 的 豪 族 , 哪 一 個 不 想 作 皇 帝 ? 正 象 曹 操 所 說 的 , 假 使 國 家 無 有 孤 , 不 知 當 几 人 稱 帝 , 幾 人 稱 王 。 實 際 上 , 孫 權 和 劉 備 后 來 都 做 了 皇 帝 , 為 什 么 姓 曹 的 想 做 皇 帝 就 在 他 的 臉 上 塗 了 大 白 粉 ?

當 然 , 曹 操 被 指 為 奸 臣 也 不 是 沒 有 原 因 的 。 主 要 地 是 他 一 方 面 要 做 違 反 正 統 主 義 的 活 動 , 另 一 方 面 又 要 把 自 己 假 裝 成 一 個 正 統 主 義 者 , 因 而 就 被 正 統 主 義 者 把 他 踢 出 了 自 己 的 圈 子 。

但 是 去 到 像 三 國 演 義 的 那 樣 盡 了 文 學 的 能 事 否 定 曹 操 , 戲 劇 家 甚 至 特 別 為 曹 操 創 作 了 專 用 的 臉 譜 , 地 位 與 秦 繪 、 魏 忠 賢 之 流 相 差 不 遠 , 不 也 太 過 分 嗎 !

當 然 , 所 謂 正 統 主 義 的 歷 史 觀 , 是 以 皇 帝 為 中 心 的 。 任 何 對 皇 帝 不 夠 忠 誠 , 乃 至 不 夠 禮 貌 的 人 , 都 可 以 被 指 為 奸 臣 。 象 曹 操 這 樣 一 個 具 有 不 遜 之 志 的 野 心 家 , 自 然 不 會 獲 得 封 建 皇 帝 喜 歡 。 只 要 提 起 曹 操 , 他 們 就 會 感 到 自 己 的 皇 冠 有 滾 到 地 下 的 危 險 。 為 了 保 衛 自 己 的 皇 冠 , 動 員 文 學 藝 術 家 抹 殺 曹 操 ,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。

但 到 了 現 代 , 仍 然 以 此 指 責 曹 操 , 則 太 過 荒 謬 , 怪 只 怪 曹 操 不 夠 心 狠 , 不 早 早 做 了 皇 帝 , 大 肆 廝 殺 , 以 致 子 孫 的 權 勢 不 長 , 不 然 像 朱 元 障 那 樣 把 忠 臣 打 的 打 , 殺 的 殺 , 就 不 會 千 古 蒙 冤 了 。


[回前頁][回主頁]